紅色細胞/報告總統:這份情報絕對值得您關注!

【米奇巴克童書魔法盒】讓父母瞭解孩子思考與美感的「天賦」,陪孩子一起快樂閱讀、創意思考! 【常春藤生活英語電子報】程度為英檢初級~中級,內容涵蓋包羅萬象且活潑有趣,幫助你輕鬆快樂地學習英語。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8/01/25 第1014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新書鮮讀 刺殺/史上最精采的追獵故事
紅色細胞/報告總統:這份情報絕對值得您關注!
閱讀筆記 寫你/最裸妝 最真心

新書鮮讀

刺殺/史上最精采的追獵故事
文、圖節錄自凱特文化
圖/凱特文化提供

 逃亡的狂徒、地底的藏身處,

  以及與大地之間的神秘聯繫。

內容簡介:

  二十世紀經典驚悚小說之一

  故事背景發生於一九三○年代,歐洲政局詭譎,戰爭一觸即發。一名英國獵人密謀暗殺歐洲某國獨裁領袖,卻在最後一刻事跡敗露而落入敵軍手中,慘遭刑求審訊,終在敵人的策劃失誤中生還,展開跨國界脫險行動。獵人無從獲得政府援護,被迫離開社會,在環境嚴峻的鄉間繼續逃亡,他必須擺脫身份與文明的束縛,以生存本能支撐自己—獵人已然成為被追獵的野獸,在他為自己挖掘的洞穴裡重生。

  本書為具有哲學性的懸疑故事,當獵人面對土地、萬物之互動牽引,彷彿生命與自然的融鑄與辯證,為跌宕起伏的情節,增添了雋永的詩意。特別在追緝與逃亡、光與暗、搜索與隱藏等等各種二元對立的情節下,無論動作、認知與記憶,皆能巧妙將正反方做出對位情緒轉換。作者以精準篇幅描述了一場懸念充滿的獵逃,更處處顯見文本核心—偽裝與掩護之堆砌,從角色動機到身份與去向,藉由節制的文字,營造高度張力,除了絕佳的驚悚橋段,對於暴力的誘惑、生存心理與野性意識的探索,亦是成為不朽經典之因。

作者介紹:

傑佛瑞.豪斯霍德 GEOFFREY HOUSEHOLD(1900-1988)

  生於英國布里斯托(Bristol),在牛津大學默德林學院(Magdalen College)接受教育。曾遊歷東歐、美國、中東與南美等地工作,主要任職於銀行。豪斯霍德曾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於英國情報單位服役,另有作品《A Rough Shoot》、《Watchers in the Shadows》、《Rogue Justice》與自傳《Against the Wind》。

搶先試閱:

其實,我也不能怪他們。畢竟,誰會一邊拿著望遠鏡,一邊獵殺野豬或熊呢?因此當他們發現我隔著五百五十碼的距離窺視那座露臺時,當機立斷也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了。至於他們的作為,就我個人的看法來說,其實相當謹慎了。我並不是那種囂張的叛亂或狂熱分子,而且看起來也不像是熱衷政治的人。或許我曾參與過南英格蘭農業選區的一些活動,不過那實在也說不上是什麼政治活動。我本身持有英國護照,假如我今天是在光明正大走向那間宅第時被發現而非在窺視行動中被活逮,那麼我還可能受邀一起共進午餐。

這些人肯定懷疑我背後的動機——或許是官方指使的任務?不過我認為他們排除了這個可能性。沒有任何政府會鼓勵刺殺行動——至少我們這些國家不會如此。那我會不會是個傭兵呢?看起來也絕對不像,任何人都看得出來,我不是那種訓練有素的殺手。那麼,是不是所有犯罪動機都已經排除了呢?正如同我的口供一樣——我就是個面對千載難逢的機會,而無法克制自己的獵人?

經過約莫兩到三小時的訊問之後,我發現他們已經動搖了。他們不相信我的說詞,儘管他們已經漸漸理解,一位閒來無事又富裕的英國人,他在獵過所有平民水準的獵物之後,確實會對這世上最大的獵物產生一種偏差的熱情。然而,縱使我的陳述不假,而那不過就是一般的打獵活動,這樣也無法改變他們的看法。他們不能放我一條生路。

當然,我在這個時候已經遭受相當程度的凌虐了。儘管指甲已經長回來了,但是左眼仍猶如塵垢秕糠。我這樁並不是什麼可以道歉了事的案子,而他們或許早就幫我舉辦過一場別具一格的葬禮了,獵人成隊對空鳴槍並高吹號角,所有名流都盛裝出席我的葬禮,最後再立座石碑紀念這位親愛的獵人同志。他們很清楚該怎麼安排這些事情的。

結果呢,他們卻辦事不利。他們帶我上懸崖邊,讓我雙手掛在峭壁上——動機非常狡猾,因為岩石上的抓痕幾乎可以說明一切——當人們發現我的屍體時,只要看到我的手指就知道答案了。當然,我撐不了多久,至於實際上撐了多久我也不記得了。我不懂當時自己為什麼這麼不想死,眼看自己求生不得,那麼不如早死早解脫——不過我就是不想死。畢竟願望常在——如果求生的執著也算是種願望。由於我個人過於文雅之故,那種野兔因為野鼬在後而拔腿逃亡的動力,實在對我也無法造成影響。野兔的心中沒有願望,我是這麼認為的。野兔沒有未來的概念,但是牠會逃跑,而我也想堅持到最後一刻。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生是死?我向來相信人的意識在肉體死亡之後仍會延續下去(儘管我對於會持續多久並沒有特別的看法),因此我以為自己應該是死了。經歷了那樣一段時間的墜落,我絕對不可能還有辦法活著,而且當時那瞬間的痛楚是如此地劇烈。我覺得大腿後側與臀部已皮肉分離,不管是挫傷、撕裂傷或刮傷都不重要了。顯然大部分的身體組織已不由我,也無法挽回。

我腦中閃過的念頭是但求一死,因為我沒有辦法想像自己如爛泥一般地苟延殘喘下去。我的周圍盡是軟爛的物質,我就這樣帶著荒謬的意識躺在裡面。我本以為這灘沼澤正是我殘破的肉體,挾帶著血腥的滋味,然後我才意識到身旁這軟泥般的部分可能真的是一灘沼澤,而我不管摔進那兒都會帶著血腥的滋味。

果真是摔進一灘爛泥之中,範圍不大,卻很深。好了,我想自己應該還活著——目前還活著,也就是說,我不確定自己還能夠這樣活多久——因為我看不到,也感受不到自己究竟傷得有多重。當時天色昏暗,而我早已全身麻痺了。我抓著一叢雜草將身體拉出爛泥沼中,猶如一具泥做的生物,束縛在泥巴之中。泥灘旁是一堆突起的碎岩,顯然我與其擦身而過。我已經感受不到任何痛楚了。我說服自己受傷的程度並沒有比當時掛在懸崖上更嚴重,因此決心要在他們下來搜尋我的屍體前離開。

儘管當時不是很清楚,不過我確實有充分的時間可以進行這些事情,因為在我的屍體僵硬並出現證人之前,他們並不會下來尋找我的屍體。這位不幸的獵人同志會在意外的情況下被人發現,屍骨健在,而一切全然是命運的捉弄——懸崖上的意外失足事件。

懸崖腳下是一片林地,除了那些稀疏或濃密的錯落影子之外,我也沒有其他印象了。腦海中的印象相當模糊,那也許是樹林或雲朵,也或許是海上的波浪。我大概徒步走了一英里路,最後選在一片濃密的樹蔭下昏厥了過去。夜裡數度恢復意識,但是又立刻昏了過去。當這險巇世界再次出現在我眼前時,太陽也即將升起。

天色破曉時,我試著想要站起來,結果只是徒然,而我也不再嘗試了。任何運用肌肉的動作都會與我身上那爛泥包覆的肉體相牴觸。每當一塊泥巴落下,我就會開始淌血。不了,我當然不想跟這些泥巴作對。

我知道水源在哪裡。我從未看過那條溪,而心中對於方位的堅持也許是來自地圖在潛意識中留下的印象。我知道水源在哪裡,因此就朝著那個方向過去。我趴著移動身體,雙肘代替雙腿——彷彿是一隻受傷的鱷魚,泥濘與血跡是我遺留下的蹤跡。我並不打算下到溪流中——我絕對不會洗掉身上的泥巴,因為我很清楚,那些泥巴正包覆著我的腸胃——但是我得爬到溪邊才行。

這是野獸在遭受追殺時的思考邏輯,不過,也許這一點邏輯也沒有。我不知道那些平常久坐不動的鎮民們是否也會這樣想?如果他們受到相當程度的傷害時,我認為他們也會這麼想。人必須要被傷害到幾乎從人間蒸發的程度,才會停止思考自己該做什麼——反正做就對了。

我讓自己留下的痕跡看起來像是爬進溪裡一樣,其實我只是爬到溪邊喝水,然後翻身躺進一灘大概兩吋高的淺灘中,我在泥中打滾也不會留下任何痕跡。他們會從我昨夜的棲身地一路追查到溪畔,而離開水面之後的行動就不得而知了。

我心中則是相當篤定自己的去向,而且這個決定完全要歸功於我務實的祖先們。野鹿會溯溪而上或下,離開水面時的痕跡都逃不過獵捕者的視覺或嗅覺;猴子就不會出現類似的行為,反而會模糊自己留下的蹤跡,然後消失在第三度空間。

我翻身躺進那片淺灘後,然後又蠕動回來——沿著蜿蜒的路徑來回蠕動著。要追蹤其實很容易,那看起來確實就像是一條鄉間小徑,我的臉不過離地六吋高而已。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他們在追蹤我到溪邊時並沒有發現,路上某些雜草倒塌的方向不太對勁——那代表我肯定又回到同一條路上了。誰又會想到這件事情呢?人在爬行時所留下的痕跡根本沒有任何規則可言——而誰又會在這荒郊野地的路徑留意這些細節呢?

我離開時的爬到了落葉松下,地質相當柔軟,而且完全沒有矮樹叢。我接著翻過其中一棵樹的樹幹,我的意思是自己攀了上去。最低的枝葉離地大概兩呎高,其上一層又一層,散發香氣的煤黑枝葉就像階梯一樣向上堆疊。我的雙手都還能使力,至於外觀已經不是我可以擔心的事情了。

 

紅色細胞/報告總統:這份情報絕對值得您關注!
文、圖節錄自聯經出版
圖/聯經出版提供

繼《一九九五閏八月》之後,最新最完整的中國武力犯臺預言!

中國建國百年戰略目標:2049收回臺灣!

報告總統:這份情報絕對值得您關注!

內容簡介:

 中美臺情勢緊繃,臺海戰雲再起,解除第三次世界大戰引信的關鍵,就在這個「紅色細胞」小組手上……

  電影《震撼教育》、影集《國土安全》金獎編劇聯名盛讚

  《出版家週刊》推薦:媲美湯姆•克蘭西的軍事小說新秀首作!

  前美國中情局分析師轉戰小說界初試啼聲的犀利作品

  一次外勤任務失敗後,中情局外派委內瑞拉的新人探員凱拉•史垂克回到總部,被調至研究單位「紅色細胞」小組,與向來不按牌理出牌但屢建奇功的強納森•柏克成為搭檔。

  不久後,一次破獲中國在臺間諜的行動擦槍走火爆發衝突,但中情局也因此得知中共研發的致命武器。中情局局長凱瑟琳•庫克要求「紅色細胞」查出中國不懼美國、敢於計畫對臺發動攻擊的原因。

  「紅色細胞」相信這幅拼圖的關鍵線索,就在潛伏於北京、代號「先鋒」的中情局頂尖線人身上。「先鋒」所掌握的情報,將決定太平洋兩岸的兩大國是將繼續維持和平,或將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但此時「先鋒」已被中共國安局盯上,隨時可能被捕……

  在前次失敗的陰影下,凱拉能完成這項極度危險的任務,將「先鋒」撤離中國嗎?

  解放軍來勢洶洶,臺灣前途未卜,

  面對中國的祕密武器,美國還有能力介入兩岸衝突嗎?

作者介紹:

馬克•韓紹(Mark Henshaw)

  畢業於美國楊百翰大學,擁有國際暨區域研究及商業管理雙碩士學位。1999年進入美國中情局,起初擔任跨國科學、武器與科技分析師。2001年,成為中情局「資訊情報作業中心」創始成員。2006年,轉調至以非傳統方式分析議題,提供另類觀點的「紅色細胞」智庫工作三年。任職中情局十四年間,曾獲十八次傑出表現獎,並於2007年因「為美國未來情報挑戰提供創新解決方式」而獲頒國家情報總局(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伽利略獎。《紅色細胞》是他轉行小說創作的首部作品,甫推出便廣受好評,並被《出版家週刊》(Publishers Weekly)譽為「可媲美湯姆•克蘭西的傑作」。

  馬克•韓紹個人網站:www.markhenshaw.com

搶先試閱:

洪水今年又奪去十二人性命,全是住在首都周邊山丘貧民窟裡的無名卡拉卡斯人。一週前,土石流侵襲貧民窟,把死者沖入水泥防洪渠道,這渠道將卡拉卡斯一分為二,堪堪能將瓜伊雷河的河水容納在其水道內。現在河道內漲滿十二月的髒水,以及原本充塞山丘和市中心之間街道上的一切,已到即將溢出的地步。邊上駛過的汽車,總是又將泥水濺入,為汩汩急流添加一種奇怪的聲響,像是上帝的手撕紙時發出的聲響。月光下,幾乎看不見弗朗西斯科‧法哈多高速公路底下的棕水。陰影將河道壁上的塗鴉幻化為怪獸,默默守著這滾滾洪流,等著笑看哪個笨蛋會蠢到跑來這水邊玩。

凱拉‧史垂克沿著河的北面艱難地走著,她避開泥岸並保持適當距離,讓自己不至於一失足便掉進去。渠道壁太陡峭,且水流如此湍急,掉進去的人可沒機會再爬上來。唯一的問題只剩下:這倒楣鬼在流往加勒比海途中會因汙染還是溺水而氣絕。她答應自己,不管怎麼死,她都不會是那種死法。

此時此地,敵人可以毫無困難地從背後伏擊她。她已經放棄辨識可能的埋伏點,因為實在太多,而且這條河是完美的工具,可以一舉狙殺一名中情局幹員並棄屍其中,如果玻情局──玻利瓦爾情報局──想這麼做的話。他們之前並未貿然行事,但卡拉卡斯的高謀殺率可以簡簡單單將她的失蹤推託過去。跟罪犯一樣腐化的警察會搖搖手指,就打發掉被派去報失蹤人口的使館官員。他們會說:一個女人深夜獨自走在昏暗街區?美國人實在應該小心點。

她顏色駁雜、束成辮子的金髮已被傍晚的毛毛雨淋溼,她將雙手插進夾克口袋,藉以保持乾燥。這場雨讓大部分當地人離開街道,令她感到無所遁形。身材高䠷兼一頭金髮的她,就算低調地穿著牛仔褲和棕色皮夾克,還是無法融入這城市街道的一般群眾中。情況原本可能更糟。新訓中心「農場」的同梯裡,很多人都抽到非洲和中東,對美國人來說,兩者各有凶險之處,在那種地方,她若想要隱形,唯有穿穆斯林女性的傳統長袍阿巴雅一途。卡拉卡斯提供文明的生活,而與此地政府相比,本地人對美國人較友善。這點令這座首都成為雖具敵意卻不致命的環境,讓她至少可以在白天發揮所長。

但夜探首都的街道又是另一回事。

她的站長堅持這只是個簡單的會面。但山姆‧芮格登是個笨蛋,而且不只凱拉這麼認為。芮格登讓線人(一名玻情局資深幹員)選擇會面地點和時間。該線人聲稱自己對這座城市的瞭解勝過任何美國人(也許是事實,卻非重點所在),而芮格登認同那男人的這番邏輯。凱拉出「農場」還不到六個月,但就連她都知道把選擇權拱手讓給線人是多麼顯而易見的愚蠢。在這行,愚蠢就是危險的同義詞,而且很快就會導致喪命。

「這人給了我們有用的情報。」芮格登說。這點實在有待商榷。這名線人的情報還比不上他的雪茄和加勒比海蘭姆酒。凱拉試著以理說服芮格登,就她這樣的菜鳥來說,這是相當大膽的舉動。中情局的各站站長個個如同小國王,有權將任何資淺幹員逐出他的王國。有些喜怒無常的站長會因任何情緒上的理由這麼做,不過,芮格登的傲慢自大勝過其喜怒無常,而傲慢自大是更大的惡。至少喜怒無常的人還看得到自己的錯誤。幾位資深幹員聲援她,當凱拉坐在外面等待,她聽見芮格登關起的門後不止一次爆出叫囂與衝突。但站長只是不耐地揮揮手,便否定種種令人憂心之處。「這個線人,」他說:「仍然站在我們這邊,仍然為我們工作。他的忠誠能確保妳的安全。」

凱拉確定自己這輩子從沒聽過比這更蠢的事。

於是,她毫無武裝地來到街頭,因為玻情局幹員不會聽妳解釋為何攜帶一把葛洛克手槍。謹慎,是她唯一的防衛。但高速公路的隆隆車聲和湍流的轟鳴攻擊她的耳朵,閃爍的街燈破壞她的夜視能力。每條通往會面地點的路徑,對偵查來說都是場夢魘。

凱拉咒罵自己的懦弱,咒罵自己拒絕違抗芮格登的命令。

走了一小時,人行步橋終於出現在眼前。與其說那是橋,倒更像是鷹架,地板是金屬柵格,從外觀看來只修築到一半。橋長二十公尺,寬約兩公尺,全由深色金屬構成,可能因為多年疏於維護,加上洪水動輒淹沒欄杆和步道底下的管線槽隙,橋身都已鏽蝕。凱拉暗自希望這步橋有用藤索加固。

距離步橋還有十公尺遠,凱拉終於透過樹的間隙,看見步橋中央的線人剪影,但其他細節仍模糊難辨。橋上的燈沒亮,不知是燈泡壞了沒換,還是劣質線路發揮不了作用。她看見燃燒的菸頭上移,靠向線人的嘴,短暫地亮起;接著那小小一點光亮在他丟棄菸蒂時落入水面。

一盞街燈標示出橋邊的人行道盡頭。凱拉走到那位置,停下腳步,置身於圓錐形燈光前方,照明範圍落在身後。這樣線人只能看見她的剪影,但看不清她的臉。

她掃視前方,胸口一緊。街燈照亮前方樹木的輪廓,但光線無法照得太遠。水面及高速公路上悄無聲息。

不對勁──她不知如何解釋,總之就是不對勁。

線人看見她並轉過身。無疑地,此時她已完全吸引他的注意。他舉起另一支菸,用打火機點亮香菸時,凱拉終於看見他的臉。他將打火機放回口袋,同時皺起眉頭。他看見她黑暗中的身形。她在正確的時間出現在正確地點,但凱拉確定對方以為會面的對象是個男人,而非女人。

接著,他做了絕不該做的事。

他招手要她過去。

凱拉握緊拳頭,宣洩緊張情緒。她板著撲克臉,朝對方微斜著頭,心裡迅速分析拆解眼前的狀況。那只花了她不到一秒鐘的時間。

你並不認識我,她心想。兩人從未謀面。她不是他的接頭人。一個神經質而憂心自身安危的線人,應該要對任何現身會面地點的陌生人抱持懷疑。她可能只是個碰巧在場的觀光客,而不管一個觀光客在這時間待在如此昏暗的地方有多不尋常,或者更可能的,她是委內瑞拉國安局的人,所以恰當的反應是假裝忽略她,就像忽略任何在街頭偶遇的人。原本她該對他做出事先安排的暗號,一方面證實自己的身分,同時也表明自己未受監視。然後他該用個人暗號回應。這名線人違反了這簡單的規則。

是因為緊張嗎?這是他之所以這麼做唯一合邏輯的理由。這男人是經驗老到的玻情局幹員、訓練有素的專家。但他忘了自己所受的訓練。

你為什麼緊張?有兩種可能。他懷疑有人監視,若是如此,他應該知道要給個暗號。或者,他確定有人監視。若是如此,他根本就不該赴會。這兩種可能都足以假設他真的是個叛諜,若真被逮到,將有身陷囹圄或遭受處決的危險。

當然,如果沒有這樣的危險,那他的緊張就有截然不同的理由。

你來了,朋友。沒做暗號。緊張。

玻情局的人在此。但他還是要她走上橋。

他不怕被抓。他是怕她不會被抓。害怕自己冒了風險的一場行動會以失敗收場。

此時凱拉全看得一清二楚,彷彿事情已經真正發生。

委國總統掌控了法院。將被逮的中情局情報員以實際或莫須有的罪名定罪,這可說是毫無懸念。這位未來的暴君,會利用她來對美國索求道歉與退讓。他會公開美國情報員遭羈押的事實,並確保此事喧騰一時,少則數週,多則數月。羞辱她、羞辱情報局、羞辱美國。他會說她的被逮捕證明了美國想顛覆他,甚至暗殺他,藉此提升自己在盟友和國外的形象。他會將大使館中的每個美國人列為「不受歡迎人物」,將他們踢出委內瑞拉以玆報復。當那一切都結束後,他想必會將她和同事一併驅逐出境。他留著她,只是當作一個塵封老舊的展示用戰利品,用來激怒仇敵,不,是激怒「那個」仇敵,而不是用來供盟友瞻仰。

一如北韓將普韋布洛號研究艦扣押在元山港,玻情局會將凱拉‧史垂克扣押在洛斯特克斯監獄。

線人手揮到一半突然僵住。他意識到自己犯的錯了。

最近的安全藏身處在六條街外。

凱拉發足狂奔。

 

閱讀筆記

寫你/最裸妝 最真心
聯合報 楊隸亞
《寫你》書影。 圖/印刻提供

近年美妝界很流行裸妝妝容,指的是只塗抹薄薄一層粉底,用手指指腹輕盈疊在臉頰皮膚,有雀斑也不刻意遮蓋,透明!透明!透明!展現皮膚原本的透嫩感。搭配裸妝的眼妝是暗藏細緻、眼尾不拉勾的眼線,髮型必須柔順,再搭配空氣瀏海。

初次讀到蔣亞妮第二本散文集《寫你》的感覺,如同一個美麗的裸妝輕熟女站在我眼前。亞妮在幾年內變得成熟,好像也是不知不覺的事。回顧第一本散文《請登入遊戲》,作者照片還穿著點點雪紡紗洋裝、頂著厚厚的鮑伯頭短髮,十足童貞的模樣,可以稱為女孩。而第二本散文,卻真的蛻變成女人了。

情事、家事、性事,她無一不談。

如同楊佳嫻在推薦序中以身體觀點切入評論:「有身體好好。」散文集首篇文章〈水木清華〉,篇名輕靈優美,然而說的卻是身體的故事。

關於愛情裡的髒與乾淨。

〈水木清華〉寫下一個名叫清華的年輕男孩和作者「我」的青春戀愛故事,曾經於北京漂流過幾年的亞妮,寫下的不是台灣式的青春戀愛物語,卻讓我想到電影〈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沒有小清新、小幸運、小確幸,只有更大的壓抑與迎向成長路途必經的背叛與分離。

青春是相逢、傷痛,也是用來懷念的,我們甚至可以用王菲〈致青春〉歌詞為散文〈水木清華〉做氛圍般的平行註解:「他不羈的臉/像天色將晚,她洗過的髮/像心中火焰,短暫的狂歡/以為一生綿延,漫長的告別/是青春盛宴。」

散文裡的作者「我」,是獨生女,鮮少做家事。為了愛人北上、購買浴廁清潔用品、塑膠手套,彎腰在昏暗的租屋浴室,蹲著洗刷地板上的黃漬汙垢,用竹筷掏出纏繞著泥屑垃圾的毛髮,流水不停流過作者的女體,幾次性愛後的清洗,是登大人的啟蒙,是縈繞在女孩長髮裡滋長的愛慾。

清華卻從清新可貴的男孩長成了陳冠希的模樣。蔣亞妮寫在校園樹叢間的性事:「可我覺得我再也不能濕了,跟你在一起的時候,清華不懂我的意思,但是表情變得好醜陋,我想也是我現在的樣子。」

就這樣進來了。就那樣出去了。

「那夜我夢見洗著清華浴室的下午,所有黏稠的侵犯的搔癢的手都朝我伸來,一起流向旋轉流下的水渦中,早起時發現是經期來了,黏了一褲底的暗紅,我在那下午才愛上第一次見面時的清華,然後在昨晚發覺自己一點都不愛後來的清華。」

我想像著蔣亞妮寫下這些句子的模樣,她的眼神很美,眼瞳很圓、很黑,而我清楚,她向來是不戴放大片的。如果這些就是青春,沒有放大的青春就如此殘忍疼痛,選擇直視,即是選擇直面紅燈、面對劫難。

年華逝去,女孩臉頰的嬰兒肥輪廓消退,取代的是修長的瓜子臉。心中的想念演變成腦海的念想,望著回憶,一切都被拉長了。

 

反差萌甜點鋪!汽車修護廠X咖啡甜點
每天手工製作的甜點,「Oreo生乳酪蛋糕」不加砂糖,只用餅乾原有甜度,鹹甜的口感讓人一口接一口。像這樣,顧客坐在窗邊吃甜點、喝咖啡,一邊看愛車進行修護,也成了新北市獨一無二的另類風景。

年幼孩子也能變成小小自然探險家
年幼的孩子不僅是大自然的學習者,而且也是大自然的「科學家」。他們天生就喜歡觀察周遭的世界和問問題。爸爸媽媽對於享受大自然的意願和熱誠,就是促使孩子往那個方向發展的最大動力。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