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因為夠當代,李君毅堪稱當代水墨創新藝術家了

閱讀讓生活永遠不無聊。【大田編輯病】與喜歡閱讀的朋友結好緣,一同激盪出不同靈感,做出更多好書。 每一波漲潮,《財訊月刊》的讀者都賺到了!!訂閱【財訊電子報】讓您邁向致富之路,從劣勢成為贏家!!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8/05/01 第5984期  訂閱/退訂看歷史報份直接訂閱

今日文選 蔡詩萍/因為夠當代,李君毅堪稱當代水墨創新藝術家了
【小詩房】截句二首
陳育律∕說穿了還是毛病

  今日文選

蔡詩萍/因為夠當代,李君毅堪稱當代水墨創新藝術家了
蔡詩萍/聯合報
作家蔡詩萍(左)與藝術家李君毅。

看了多年的藝術創作,若要我簡單回答究竟「該如何看」一位藝術家的作品,我想我會這麼說:

先看藝術家到底想創作什麼?

再看他是否如願的完成了他的創作?

每位藝術家創作者,必然都有獨到的創作心靈與每回創作的意圖。這部分,比較抽象,涉及了價值與理念。

然而,藝術家不是學者,不能純靠論述,藝術家必須「完成」他的作品,以他「獨到的」技巧。這時我們面對的,就不是華麗的詞藻,精闢的言辭了,而必須是一件件扎扎實實的作品。

我接觸教授畫家李君毅好些年了。

起初,是因為畫家劉國松的關係。

讀台灣現代藝術史,不可能不經過劉國松的。他「革水墨的命」,「革中鋒的命」,不用毛筆,創作出具現代性的當代水墨,他的歷史定位早就非常清楚了。

他的得意門生李君毅博士,常常被他掛在嘴邊,認識劉國松的人,想不認識他恐怕都很難吧。

但這也是李君毅的難處。

受劉國松啟發,從生化科技跨界過來畫水墨,既然老師輩「喊革命」了,學生輩的他,能不繼續革命嗎?

喊革命容易,如何繼續在劉國松的水墨革命路徑上,另闢蹊徑,開出自己的革命之花,就未必那麼容易了。

以我所熟知的劉國松脾氣,他也不會一再稱讚「只跟他風,緊隨其步」的李君毅吧!

我第一次看到李君毅的畫作,當下腦海便湧出幾組詞彙。

「強迫症般的專注」,「古代藝匠的執著」,「古典水墨的意境」,「當代藝術的企圖」。

沒錯,李君毅也革了毛筆的命。

非但如此,他竟還銜接起古典水墨畫年代,碑帖,拓印,篆刻,印石,等等所有可能的古典要素。

而且,展現出的水墨境界,要比劉國松的抽象性,再多一些中國水墨的傳統性;不過,若論及當代藝術的表現性,他又完全掙脫出劉國松的藩籬,走向自己迎接當代藝術的詮釋方式。

我不敢說李君毅青出於藍,而或者勝於藍,因為這樣的或青或藍的比較,事實上,是在一條線性的承繼關係上作比較的,無法讓我們看出這一對師徒關係的畫家,是如何在共同的使命感之下,分頭去完成他們的創作意圖。

我或者應該說,李君毅是青出於藍,然則,他走出一片新藍海的水墨新天地。

水墨創作是平鋪一張宣紙,畫者多半採立姿,俯視他眼前的空白,然後了然於胸,筆墨齊下,一氣呵成,揮灑他胸中的丘壑,他心中的山水。

然而,從劉國松揭櫫「革中鋒的命」之後,他自己的創作姿勢,便像苦力一般,是跪趴於地板,一遍又一遍的撕拓出他要的水墨效果。

這點,李君毅完全師承下來。

甚且,專注跪趴的程度可能更高。

因為,李君毅要把一小塊一小塊,經過裁切的方格狀軟木,著色於水墨之後,再一格一格的拓印於畫紙上。

李君毅的作品,若是傳統水墨慣見的山水,則會讓觀者於稍遠的距離,遙望水墨氤氳、蒸騰揮灑的氛圍,但觀者一旦往前移步,他瞬間會被映入眼瞼的,格子狀的緊密排列,井然有序,給嚇到!

畢竟,傳統的水墨,在中鋒的揮灑下或淡或濃,總是一氣綿延的。而李君毅的山水,則必須回到迥然不同的思維上,他可是一格又一格的,拓出來的。

這種拓出山水的創作,既銜接傳統的要素,又對話上當代藝術的手法。李君毅之所以是李君毅,自然與他的老師劉國松,清楚的有了連結也有了區隔。

但李君毅更明顯的當代藝術特質,還在於他嘗試以「近似波普藝術」的企圖(要注意喔,我用的是「企圖」而非「風格」),把「波普藝術」慣用的名人海報化手法,轉換成他的水墨拓法,例如,他的系列毛澤東水墨肖像,就令人相當驚豔。

毛澤東無疑是東方的,是中國的,文革時喊得震天價響的「中國出了個毛澤東」、「東方的太陽」等等政治口號,啟迪了中國當代藝術家在改革開放之後,豐富的創作聯想,成績最可觀的,或許便是直接援引「波普藝術」以多層次色彩,九宮格海報,複製出瑪麗蓮夢露式的「毛澤東波普面貌」。

可是嚴格說來,對西方市場,這樣的「波普化毛澤東」,或可投其所好,或可滿足於西方藝術指導中國的優越感,但,對東方水墨藝術家,對當代華人水墨創作者而言,有何意義呢?

曾經寫過《後殖民的藝術探索》專書的李君毅,是在理論上,深度反省過「後殖民」處境下,藝術家之創作到底該怎麼走的少數畫家之一。

他同樣採取毛澤東當題材,然而,卻讓毛回歸到中國的水墨傳統中(這其實是充滿了嘲諷的),然而,李君毅的毛澤東,又遙遙可與西方當代視野下的藝術風格對話,因為李君毅畫面上的毛澤東,是經由一格一格的拓印,排比出毛像的黑白層次感。你若仔細面對,會發現自己宛若置身於魏碑,或出土的墓碑前,那被一格一格框列寫下的墓誌銘!而毛澤東,在李君毅的畫作裡,成為革水墨命的水墨畫像,成為宛若墓誌銘的刻像!

這就使得李君毅的水墨毛澤東,遠比其他「波普化毛澤東」的中國當代藝術,更為貼近中國的傳統,因而更具批判性、嘲諷性;而同時間,又更為超越那些投西方市場之所好,不知不覺被「後殖民意識」所操控的當代藝術,因而更兼具了華人藝術家的自主性!

這是李君毅作為一位有想法、有視野之藝術家,必須被看到的企圖心。

於是,李君毅的企圖心,很清楚,他要接棒完成劉國松的「現代水墨革命」。他繼續「不用筆,不用中鋒」。

他要完成現代水墨在當代藝術裡該占有的分量,於是,「現代性」便必須透過現代的藝術手法,被凸顯出來。

我每次觀賞李君毅那一格一格需要精密計算、嚴謹爬梳,排列出來的拓印水墨畫,我腦海中,總會浮現出新印象派裡的苦行僧喬治□秀拉的點描畫,也會聯想到幾何抽象主義裡,堅持以色塊一個一個堆砌出心中藍圖的藝術家們。我相信,這也是青年時期受過劉國松啟發的李君毅,心頭一直念茲在茲的抱負,要讓他的現代水墨,能銜接起與西方當代藝術不斷對話的可能,然而,這些創作又必須是「很東方、很中國之李君毅的創作」!

然而,藝術家的靈魂總是不停跳躍的。

這回,李君毅的靈魂跳回到他安身立命的台灣了。

台灣的海濱,崎嶇錯落,山海的交鳴,已是千萬年的進行曲了。不少台灣藝術家,都曾被這日夜交遞,不斷鳴唱的山海進行曲所感動。

李君毅再次使用他拿手的格子狀拓印法,把台灣周邊海域山海交錯,浪石激盪,風揚浪腳,浪碎石上的景觀,拼貼出全新的水墨台灣山水圖。而格子狀裡,每一顆工整的漢字,若非取材自《心經》便或是《金剛經》,李君毅的心懷本土、文化中國的抱負,躍然於紙上!

山水畫是水墨畫的靈魂。而台灣的山水,如何融入自兩宋以來,便成為文人畫主流意識裡的傳統,必須說,大概不是「渡海三家」三位大師及其嫡傳弟子們所關心的事,然而,卻絕對是在這塊土地上,落腳生根,日夜與這座島嶼同喜同悲的新生代台灣藝術家們,必須思索的意義感。

李君毅漸漸注意到這議題,李君毅開始把現代水墨革命性的事業,交會到與「台灣」這座島嶼有意義的座標上,讓我們看到了他進一步的企圖心。

毫無疑問的,任何人看到這一系列的「此岸□彼岸」,都會有感於心。台灣的民眾,會深深發出讚嘆,對啊,這就是台灣山海交錯的視野啊!然而,它們卻如此驚滔駭浪於水墨構圖、格子狀的框框裡。原來,《心經》也好,《金剛經》也罷,都無非是內化於這島嶼承受風雨、步向海洋的內在安定力量了。

而台灣以外的朋友,若對水墨、對佛教、對山水,對中華文化,稍有涉略,也很容易便被李君毅的企圖心所感染。他必然是屬於東方文化、屬於水墨大傳統的藝術家。

而,孰悉西方當代藝術者,尤其不會陌生於李君毅的當代性,經由拓印、經由反覆醮墨處理的過程,使得一幅畫作,不僅僅是一幅畫作,而是我們面對它時,能由衷感受創作者在完成它的過程中,心思一步一步凝聚,卻又一步一步抽離的動態感。平面的畫布或宣紙,唯有到了當代藝術的境界,方能實踐這樣的空間感、靈動感,而非按部就班的沿襲。

晚清以降,水墨的革命,仍然是未竟之志,但我們看到了李君毅的創新,為這百年歷程再添一筆新猷。而這回,李君毅是站在「此岸□彼岸」的凝視中,顯得愈發自在自信了。

而這回,李君毅是台灣不能被忽視的一位當代水墨創新藝術家了。

●「此岸.彼岸」李君毅水墨創作展於名山藝術台北館(台北市仁愛路二段48-6號)展至5月20日。

【小詩房】截句二首
白靈/聯合報
1.

閃電和龍捲風

──送洛夫先生

一生自筆尖霹靂出閃電

劃亮旅人胸中窩藏的黑夜

半世紀在掌上製造龍捲風

魔幻被時代一再綁架的天象

2.

漁光歲月

──坪林所見

青斑蝶穿過紙飛機射出的笑聲

點亮 黃昏眉下幾盞燈籠花

童年走下步道後再沒回頭

溪底苦花魚以螢火不停揮手

註:漁光國小建校近百年,一度曾是森林小學。苦花魚覓食翻身亮閃,有水中流螢之稱。

陳育律∕說穿了還是毛病
陳育律/聯合報
年紀愈大,收行李的時間愈短。

彷彿已經熟稔了生活的成分,食衣住行都可以濃縮,最重要的不外乎就是這些那些,外型愈是輕薄,意義才更厚重。

移地生活幾天,日子的格律如何變換,跳不出人間準則,只在編曲和節奏上添增些微調整。比如苦情曲折的歌用藍調搬弄,比如歡快的旋律底下多去襯一些特出的樂器。老歌新唱,不外乎這樣。

而出門的前一刻,我總是在做家事。

再三提醒自己了,不急著將行李收好。吃完早餐,分明精神仍在彌留之際,手已經動作起來,用不著一刻鐘,已經是妥妥的一整箱,硬是又塞了本書進去。

掙扎著和理智拉扯幾秒,決心給自己下條咒語,晚上沒事吧就做點功課,晚上沒事就做點功課。沒有特別重要,所以用不著說三次。當然了,根據往例,要是沒在一個地方待超過一星期,那已有夠多事情讓五官去忙,書嘛,最多就翻個幾頁,墊墊箱底。也行,權作護身的符。

年紀確實是大了,對於各種準備的瑣碎事項不再費心了,有了機票,有了網路,有了住址,出趟遠門跟回趟老家沒有什麼差別。然而年紀確實是大了,隨手有一個小包自己知道,裡面裝的不是上天下地的符,而是平添人間重量的藥。一半來自處方,有憑有據,另一半淨是些效用不明的玩意兒,看不出個科學的成分,只是自己身體上什麼地方出了什麼問題該對應什麼方子,自己知道。

年歲的增長,是把抱睡的玩偶,換成好睡的方圓顆粒。

繞來繞去,都是睡的問題。睡得好與不好,決定了日光的顏色是灰白或者金黃。睡得好的那幾天,特別感到空氣並不算黏稠;睡得不好的那幾天,每天都把馬路看成了歪扭飄移的泳池水道。

睡得好的那幾天,從晨起到入眠的過程都酣暢淋漓,像是沒有一個環節出錯的連續劇,甚且時不時迸發亮點,收視率幾乎要挑戰電視的黃金年代;睡得不好的那幾天,感覺一天被細分成好幾頁,不斷從細碎的片斷裡驚醒,只好做點家事。跪在地上推著濕拖巾抹地,或是把書桌上的小物悉數收羅了去。

關上大門前的最後一刻必須反覆擦過,容不下一點塵埃。感謝睡眠的起伏為房子帶來四季。有了眾生歸零的秋季,有了混沌的春季。有了萬物滋長的夏季,有了晶瑩如創世前奏的冬季。

  訊息公告

音樂家的腦子真會迸出火花嗎?!
你知道每當音樂家拿起他們的樂器時,腦中就會迸出火花嗎?快來看看有趣的小短片,讓你瞭解演奏音樂就像大腦在做全身運動哦。

關於子宮肌瘤 你懂多少呢?
近年子宮肌瘤患者越來越多,主要經過醫學證實,與代謝因素關聯性非常大,透過從飲食來預防是最好的辦法,讓我們來看看相關文章吧。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